0

放假回家前还要忙点事情

Posted by 敬一 on 2009年07月18日 in 社团工作, 生活细碎, Hello Politics, 技术类 |

昨天做好了准备,今天本来可以坐早上唯一的客车回家。但是今早联系过,发现客车今天不开。平时都是两辆对开,也许是车坏了吧。明天再回去。 昨天去了团委。 领取了团委承诺的做车模设计制作大赛用的两千多元。这个事本来就是交给田去做的,今天和他谈起他说不了解需要买什么东西,再加上去北京,就把这事拖住了。这件事就是列出一个购物清单,经过团委审批之后领取现金。 在我看来,这还是有效授权的问题。我把一个任务交给他,他应该主动了解我的目的,搞清完成这件事需要什么资源和能力,如果不具备就可以向我请求资源。过程中他也应该及时通知办事进度,困难什么的。本来承诺给的钱,如果不去拿就错过了。如果真的因为缺少经验不知道怎么列清单可以多问问别人,通过这件事把类似事学会。现在马上就要放假了,老师随时有可能离校,好在我已经把钱领取了。 我当副主席带领里仁科协的半年和担当实验室主任的半年里,一直想着给大家树立一个有效授权的理念,但是效果没有达到。感觉对于一个学生社团来讲,别的复杂技巧不用,只要能在和谐团结的基础上做到“有效授权”,基本上就会发展顺畅,长盛不衰。 今天去找院长未果。 里仁学院是燕山大学下属的独立学院。今年代表燕大参加我们所在省份的河北省“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作品大赛,取得了特等奖。正在进军10月份的全国“挑战杯”。目前省特等奖是里仁学院在挑战杯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根据往年的惯例,河北省的特等奖至少是全国一等奖。获奖后学校党团两级也很支持,但是承诺的资金迟迟不到位。 马克思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但我不能关心院里、院里和学校的政治,只是想资金尽快到位。所以尝试着去找我们的院长。里仁的院长现在由燕山大学副校长孔令富兼任,他本人是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也做过机器人。所以找他和我们做的东西对口。找他就是要钱、要人(指导老师)、要政策(学业)。今天是周六,但是考虑到放假前校长们可能加班,所以还是去了一趟东校区(里仁在与东校相临的西校)。没有找到,但是找了其他熟悉的人问好了电话什么的,尽量再努力。这事是拉着田一起做的,也让他长长经验。

0

诚实的犹太人应该感激伊斯兰教

Posted by 敬一 on 2009年06月22日 in 社会人生, Hello Politics, 我理解中的伊斯兰 |

(原文写于2006年9月23日。作者Avnery为以色列作家、政治家,前议会议员,和平主义者,阿拉法特生前与他关系密切,现年84岁。)

  每位熟悉本民族历史的诚实的犹太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对伊斯兰教深怀感激,在基督教世界迫害他们、多次企图“用刀剑”强迫他们放弃自己信仰的日子里,这个宗教保护了整整50代的犹太人。而豢养乔治·布什二世皇帝的那些人打着“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和“全球反恐战争”的虚假旗号,企图控制世界的石油资源。历史是如此相似,又一次,宗教外衣被用来遮盖赤裸裸的经济利益;又一次,强盗的远征化名为正义的征讨。

0

今天又晚睡了

Posted by 敬一 on 2008年11月20日 in 半点幽默, 社会人生, 生活细碎, Hello Politics |

很长一段时间,都睡得比以前早许多。通常12点左右就睡了。 今天(2008年11月20日)到了2点多,比以前稍微早一点。 分析投入产出,买域名 51lingsheng.com. 买空间,很快就完成了。但是让人烦恼的是工业与信息化部(原信息产业部等部合并而成)的网站备案。一个网站主办者(比如我)只能为一个网站备案。官方网站上说,一个主体办多个网站,可以注册另外的备案管理帐户,进行备案。我注完了,填信息时系统提示身份证号重复。郁闷! 后来用了合伙人的身份证备案。 2008年11月21日 17:30 备案通过。工业与信息化部明显效率比以前的信息产业部高。当时我办个人网站www.hcn.name 的时候备案过程从申请到被批准用了约半个月。现在么,新办这个网站备案过程只用了不到48小时。可惜的是备案系通在很多细节上还是不在方便。如果能更改一下就好了,毕竟这是对大众的公共服务。  

0

内地再掀「毛泽东热」宣泄不满现实

Posted by 敬一 on 2008年09月9日 in 半点幽默, 社会人生, Hello Politics |

    香港明报消息:今天是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逝世32周年纪念,适逢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一股「怀念毛泽东」热近日在内地悄然兴起。据了解,许多中共左派曾「高举毛泽东旗帜」,批判改革开放30年带来的诸多弊端,民间也响起「怀念毛泽东时代」的声音。北京学者认为,「毛泽东热」反映改革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时,群众无其它途径宣泄对现实的不满,只得回想那个时代。     逝世32年 民众怀念毛时代     记者昨日在天安门广场所见,毛主席纪念堂并未对外开放,据说与奥运会有关。许多外地游客在纪念堂前拍照留念。因残?会正在举行,天安门广场仍实行严格的保安,警方特意在毛主席纪念堂驻守警车以防意外事件。在天安门广场西侧商场,游人在选购毛泽东纪念品如像章、图书及音像数据等,有来自外地的游客表示,毛主席虽然犯了一些错误,但他对热爱人民、对劳动人民有感情,大多数基层群众都怀念他。     亲属拟忌日纪念堂献花     每年9月9日,毛泽东亲属和追随者们都会到毛主席纪念堂纪念献花,然后再到北京一间毛家餐馆聚餐交流,这已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但今年可能有变,因为往年每当毛泽东纪念日都会到纪念堂拜祭的前中共主席华国锋已去世。据在京开毛家餐馆的毛泽东侄女毛小清透露,今日她自己会去毛主席纪念堂拜祭,李敏、李讷等主席直系亲属可能分头去,是否聚餐不得而知。     对于「怀念毛泽东」热潮,中国问题学创始人胡星斗教授指出,这还是因为改革困境造成的。多年来改革只进行经济改革未进行政治改革,对毛泽东时代未进行真正清算,如对文革仅简单否定,反思不到位,只反思在当年造成多少灾难,从未反思灾难背后的集权体制,把毛时代极权政治带到今天。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一直进行覑人治循环,从未真正进入到法制社会。

0

主机商发给我的通知,以传达上级精神

Posted by 敬一 on 2008年09月8日 in 社会人生, 网站建设的话题, 生活细碎, 计算机科学, Hello Politics |

关键词:奥运 互联网控制 不良信息 Olympic Games Internet control ill information 以下为原文,会员名有修改。 Šæ•„šå˜XXX@XXX.com:        您好!        奥运期间加强网站监管重要通知 为保证本届奥运会相关版权及权利不受到非法侵害,给奥运会创造一个和谐,安全的互联网环境。上级管理部门下发了 “关于严禁通过互联网非法转播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通知”,特别提醒各站长注意以下几点: 一. 未经中央电视台授权许可,任何互联网均不得擅自转播; 二. 对未经许可转播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互联网将依法严厉查处: 三. 不得违规使用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视音频节目信号; 四. 对于互联网非法转播情节严重涉嫌构成犯罪的,应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五. 对于未经许可或备案的互联网从事非法转播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一经查证属实,将由通信管理部门依法取缔; 六. “转播”,指通过互联网平台同步或不同步地传输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行为; 七. 禁止发布、转播和讨论关于奥运新闻、赛事、人物、视频等相关信息; 八. 加强管理,24小时监控网站内容,尤其是有论坛等允许用户发表内容的网站,如果不能做到及时有效的监管关闭相关内容。需要排查并删除的不良信息包括但不仅限于下面的信息: 1、违反相关互联网管理法规的信息,比如色情、反动信息; 2、枪支、爆炸类信息; 3、违禁品、兴奋剂、诋毁党和国家领导人; 4、不适宜在互联网上传播的敏感信息; 5、其他互联网的不良信息。    希望站长们引起重视,凡是因以上原因被暂停网站将不再恢复空间使用权限(不予退款),对于情节严重者将转交到相关部门进行处置,谢谢合作! 四川火山互联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2008年8月8日

2

Google Vs. GFW 值得期待的角斗

Posted by 敬一 on 2008年05月16日 in 半点幽默, 计算机科学, Hello Politics |

Google Vs. GFW 值得期待的角斗 转自:http://snowyowls.blogbus.com/logs/2006/06/2639031.html 整理发表:哈春宁 版åŸ½è€…¼ˆæ扜‰äººï所‰ã‚çˆ权抗®è·‘é‚®»¶åˆ°copyright@hcn.name. Tag: Google GFW 在经历了半个多月以来莫名其妙的访问异常之后,google终于说话了。布林怀疑Google中国策略,google.cn时日无多。昨天,中国的萨哈夫又说话了,伊说google要遵守中国的法律。 那边厢意欲撤掉阉割版的谷歌,这边厢在长城上接茬砌砖。两边各说各话,google和GFW杠上了! 有人劝谷歌别输在价值观上;有人喊google不要撤,也有人叫Google给我们顶住, 。 可是仔细想来,Google撤出中国的威胁,实在是向GFW最有力的进攻。 Google撤出中国,意味着它放弃了自我阉割的google.cn,意味着它放弃了中国的广告商户;但是同时也向世界昭示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通行世界的Google,因为违反中国的“法律”而放弃中国市场。 而GFW,面对Google的挑战,唯一的反击,只能是彻底封锁google.com和其他所有Google公司提供的在线服务,但是躲在长城后面的黑手们,又如何向世界解释Google违反了哪条中国的奇怪法律?而且,除了面子上小小的尴尬,GFW还需要面对更加实质性的威胁:Google提供的在线服务,在中国有众多用户,封锁Google之后,会有大量本是“良民”的用户尝试采取技术手段访问Google,看看wikipedia,就不难想象全面封锁Google之后会发生什么:长城变高了,付出的代价是它变薄了。更何况,受到封禁影响的绝不仅是用户,如果GFW真的引起了google工程师们的兴趣,去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那GFW的工程师们,你们有信心和能力打赢这场和google的战争么? 对于普通的网络用户,Google撤出中国,并不意味着Google放弃了全部中文用户,更不意味着中国人从此与Google绝缘。没有 google.cn中国用户一样能享受google的在线服务。google放狠话,害怕的应该是GFW,而我们所要做的,只是看戏而已。 以下内容不属于原文,是笔者的注释: GFW: Great Firewall 的缩写,中文名称为防火长城。它是架设在我国主干级网络路由器上的一套系统,是中国政府花了大量纳税人的钱购置的一套高级信息过滤设备。GFW可以阻止你通过网络浏览政府不希望你看到的内容。当你浏览含有中国政府不希望你看到的内容的网站的时候,GFW会自动切断你和该网站的连接。 阉割的google.cn: Google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由于google.com奉行信息自由,不人为干预搜索结果的原则,使得Google搜索到的很多信息与比较严苛的中国执法行为冲突。所以Google依照中国的游戏规则,打造了工能上受到限制,但符合“中国法律”的google.cn.

Copyright © 2008-2018 敬一日志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using the Desk Mess Mirrored theme, v2.5, from BuyNowShop.com.